让干部的“幸福感”再多一些

2019-05-27 10:16 来源:中国六盘水网-六盘水日报 【字体大小】:

□宋 迪

日前,笔者在基层走访时发现,随着脱贫攻坚的推进,农村产业兴旺、农民脱贫增收,越来越多的群众滋生“幸福感”的同时,干部也同样“幸福感”爆棚。与群众因物质生活上的极大改善带来的“幸福感”不同的是,干部的“幸福感”,更多是精神层面的,包括事业的成就感、心灵的充实等等。

笔者以为,“幸福感”是对干部扎根基层、投身脱贫事业最好的褒奖,是改进干部作风、净化社会风气的“催化剂”,是鼓舞千百万帮扶干部为实现全面小康、乡村振兴“再上阵”的精神动力。

“幸福感”从哪里来?很多人简单地将其归于金钱的获得、物质的享受。但事实上,物质上的获得,带来的“幸福感”是短暂的。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,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爱与归属感、尊重和自我实现。在满足了生理、安全的基本需求后,爱和归属感、尊重和自我实现等精神层面的需求,就成为个体“幸福感”获得最重要的来源。

在盘州市响水镇新民村,第一书记沈菲严重感冒却抱病上岗,按她的说法,便是“实在放心不下5组到8组的300余户群众”。即便这样,沈菲依然“幸福感”满满。为什么?是因为一年多来,在沈菲和其他干部的共同努力下,新民村产业兴旺、村容整洁,贫困发生率下降到1.97%。新民村的变化,也是沈菲自我价值的体现,这是“自我实现”的“幸福感”。而在盘州市柏果镇土城村,包村干部王刻与村里的老人王灿妹结下了深厚的友情,老人将王刻当作了自家闺女,什么心里话都和她说,仅有的一点好东西都想与她分享。王刻心里温暖不已,这是“爱与归属感”的“幸福感”。

在脱贫攻坚的时代洪流中,千千万万个沈菲、王刻这样的干部,离开了城市的喧嚣,在农村这片广阔的沃土中,找到了属于自己的“幸福感”。这些“幸福感”,必将汇聚成全面小康、乡村振兴的时代最强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