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戏情思

2019-04-10 17:44 来源:中国六盘水网-乌蒙新报 【字体大小】:

 

陈友云

说到看戏,其实我即不是票友,又不是戏迷,也不是某角追随者,更分不清梅、程、尚等派的精髓与出入,仅管只是门外汉,总时不时调调戏剧频道,煞有介事地看上一看。为此,老公没少奚落,戏我是未老先衰,跑步迈向老年队,那嘣嘣梆梆、呜哩哇啦的有什么看头。

其实说到看戏,当初于我更多的是一种记忆,一种与儿时与家乡丝丝缕缕的回味。我的父亲是一个出了名的老实农民,不会抽烟喝酒,不会打牌赌搏,不会吹拉谈唱,唯一的爱好是看戏。那时乡里有个大戏院,在乡政府大院的左手边,坐西朝东,戏院是整个乡的标志性建筑,早晨太阳一出,戏院的大门、廊柱、砖瓦都闪着金光,连大门前的地面都发光,傍晚,当太阳西沉时,整个大院依然金碧辉煌。大戏院就象梧桐树,不时吸引着省、市、县各剧团相继来演出。而我爸只要听说有演出,不管多忙多累,总会想方设法看几场,并且每次去总会把我带上。记得双抢时节,又晒又热,又劳又累,在稻田里泡了一整天,往往还没来得及擦干汗洗尽泥脚,一说快开演了,赶紧叫过我光着脚丫跳着跳着赶,而那时的我又瘦又小,且肚子从来不见饱过,所以老没劲,走不了多远就落队,而自家到戏院约有6里路,于是老爸不是顺手将我夹的腋窝,便是将我扛在肩头。当然扛在肩头是更舒服的,即看得远又凉爽,夹在腋窝就很不舒服,夹轻了很痒且容易滑落,夹紧了肋巴骨酸疼酸疼,而每次或舒服或难受都自己悄悄消受,因为同去的大人都是叔叔,都比老爸年轻。在去戏院的路上,经过小姨上班的农机厂,那里有乡镇唯一台的冰棒机,所以夏天去看戏,一到那便乐颠颠去找小姨,一方面确实想她,一方面也想她那生产的又甜又爽的冰棒雪糕。那时生产的冰棒总有好多棍子或歪或断的,而这些就成了他们的福利,一张票可以换好几颗,而小姨特别懂我心,总是一去就让我先吃,再问同去的有几人,让我给同去的邻居一人带一颗。于是踏着斜阳,舔着雪糕,心满意足地赶着进戏院。

而与戏院大门平行的马路两旁,早已摆满了小摊,有包子、油条、米豆腐、米粉、瓜子、落花生、甘蔗、暴米花、薄脆饼、粒子糖,还有流动叫买的冰棒、气球、花炮、风车等,当时想,即使不进戏院,在门口看这些五花八门的东西,听他们高高低低的声音,就热闹不过了。

当然,进戏院是另一种感受,首先是那又宽又大的红漆大门,小小的我穿过大大的门尤如孙悟空游五指山,而小小的我竟顺利地穿过拥挤人流,觉得自己就是那勇闯水帘洞的美猴王。与大门正对,相隔2、3米处并排的是两个售票窗口,窗口两旁是真正的入口,每道门站着两个检票的,很凶,老是瞪着眼,象猫逮老鼠,而且查票的动作老象抢。戏票分厅坐、楼坐,再找单号双号。那时我虽然还没读书,通过多次实践,拿着票,能帮老爸快速地找到位置。偶然还认识一两个字,记得有次屏幕上居然有一个“窑”字,而这字又是先天大姐教的。当时村里最有学问的叔叔说读“告”,大人们当场证实,我读对了,那次,老爸一直把我扛到家。而具体到看戏,却如歌词所写“雾里看花”,即听不明唱词,也看不懂内容,只知道楼上楼下好多人,戏台上幕布一合一开,里面的摆设就变,摆设一变,出来的人就变,一会长袖甩、一会帽耳朵甩、一会胡子甩、一会腰带甩、一会头上的野鸡毛甩,甩来甩去,看得我只想假装上厕所,然后溜到街上玩。当然也有喜欢看的,就是翻跟斗、耍棍,所以每当穿战袍背插旗子的一出场,我就兴奋、就看得认真。偶尔有这样的戏子从观众席前轻盈的走过,与我年岁相仿的人都会异常兴奋地扭着头目送其离去,心中充满羡慕与崇拜。

淌过时间的流,不懂戏的我,如今对戏有种恋爱般的感觉,越发喜欢越发爱恋了。如《王老虎抢亲》一曲,就看得如痴如醉,戏曲简概是一次观灯中,尚书之子王天豹光天化日强抢民女,为救民女,男扮女装的周文滨略施小计,推推就就中进了王府,情急中王天豹将“美女”安排在妹妹秀英闺房,当花花公子张罗好婚庆事宜时,第二天一早开门,便撞上了上门找“美人”的祝枝山,气急败坏的王府轰走祝枝山,诘问周文滨,应对前来贺喜的达官贵人,一团乱麻中,只好请祝枝山做媒,让周文滨与王秀英成亲。整曲戏精彩纷呈,高潮迭起。一出场,高度近视的祝枝山在约定地好找周文滨,却三番五次认错人,在路人的白眼中、讥讪中,祝枝山的懦弱、酸涩、欲辨不能的心情均戏剧性地堆在近视的眼角。周文滨三戏祝枝山,让人看到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的书生,除了满腹经纶、一流文章外,竟有以假乱真的其他技能。同时,文友间那份诙谐幽默也令人耳目一新,视听难忘。而抢得“美人”归的王老虎天豹兄那种贪婪、那种做作、那种财大气粗、那种得意忘形,在一招一势、一吟一唱中展露无遗。可巧的是误送闺房的周文滨与王秀英早以两情相悦,诗书传情,只因王夫人嫌周家太穷、门不当户不对,拒绝了周家的提亲。如今贺喜的陆续前来,一方面周文滨欲将在外过夜之事如实禀报老母;一方面小姐要投钱塘江自尽;一方面祝枝山欲将抢亲之事传遍杭州城。三人天衣无缝的配合,更添王家母子乱麻般的愁绪。在祝枝山欲批故赞中,王夫人高人一等的优越性、自我聪明的窃喜情,在举手投足中,启眉动眼中,行走坐立中,唱、说、笑、谈中表演得入木三分。而懦弱书生明晰的洞察力,滴水不漏的严密性,教育人时让人口服心服的软实力,让唯利是图,不可一世的王夫人打心眼里佩服。《王老虎抢亲》不仅演员表演到位,结构严谨,结局喜人,且常看常新。

又如《珍珠塔》非常精彩,非常引人入胜,其中一句唱词最见功力,就是“点心里有点心”,也就这六个字,将一个少女怜悯、爱恋、同情、相思、羞涩、不忍、难舍之心裹藏期间,将对人的尊重之心裹藏期间,将闺阁私藏珍品价值连城的珍珠塔裹藏期间,将对美好爱情的期待与憧憬之心裹藏期间,同时也将整曲戏的线索、主旨裹藏期间。所以在欣赏该戏的唱演过程中,对曲作者的精到、用心、神来之笔叫绝点赞。是的,这看似平常不过的六个字,不仅给整部戏点了睛,也给戏里戏外难以言表的人事、情理用简单的字词句精准地予以表达。

在2015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展播的100台优秀戏曲中,每一台都各俱风格、各俱精彩,或蕴含忠、义、礼、知、信,或身怀家、国、天下情,或为爱情、为自由、为平等而抗争。每一曲每一部,给人以视听享受的同时,于人以希望与正能量。

看戏,对于儿时不懂戏的我,看的是小姨那里馋人的冰棒,看的是戏院门前满目的商品,看的是戏院的雄伟辉煌,看的是舞台变换的场景,看的是人来人往的热闹。如今的我看的是戏曲里的人生和看人生里的戏。是的,戏里的场景一桌一椅、一桥一亭、一山一水,演员的一颦一笑、一唱一吟、一行一走各各都关情;而生活中柴米油盐酱醋茶、喜怒哀乐爱恨仇样样都入戏。

如今闲适在家的我,时不时打开电视,看看新闻,调调戏曲频道,冲壶热茶,歪在沙发里,碰着啥曲看啥曲,有时看个片段,有时看个开头,有时看个结尾,一切随缘,亦觉舒坦。

以上作品

由钟山区文联提供